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开奖 > 媒体 >

BBC:刘鹤,在达沃斯代表中国的经济智囊-墙外楼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注册就送钱的网站  发表时间:2018-06-05 14:16

  周二(1月23日),世界经济论坛第48届年会将在瑞士达沃斯召开。继国家主席习近平、总理李克强、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之后,这次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将率团出席论坛。

  刘鹤是谁?

  今年66岁的刘鹤是一位经济专业出身的学者型官员,他曾获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硕士学位,并在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任教。2015年,他的论文《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被授予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该奖项被称为国内经济领域最高奖。

  从政后,刘鹤先后在国务院、国家计委任职,2013年升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刘鹤被视作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亲密的助手和最重要的经济智囊之一。《华尔街日报》2013年曾报道,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曾向美国官员这样介绍他:“这是刘鹤,他对我十分重要。”

  近年来参加达沃斯的多为中国副总理以上官员,甚至是国家主席和总理。刘鹤目前还没有任何中国国家领导人职务。

  内地媒体报道,刘鹤在近年来的五年规划纲要编制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近年来流行的“顶层设计”一词,最早出现在2011年3月公布的”十二五”规划纲要,而刘鹤全程参与了该纲要的起草。

  去年十九大,刘鹤向权力中心靠近,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有媒体预言,他将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

  中国经济学者胡星斗对BBC中文网表示,刘鹤是目前政治局中为数不多的经济专家,此次刘鹤出席达沃斯论坛表明了他的地位,“他实际上已成为中国经济领域的主要决策者之一”。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庄太量则认为,出席达沃斯经济论坛的一般是国家总理等“抓经济的一把手”,此次出席暗示刘鹤以后会有一个新的政府职务,能让他在国际上有更多曝光机会。

  他会谈什么?

  这不是刘鹤第一次参加达沃斯论坛。2008年,刘鹤曾撰文提到他之前的参会经历:”记得1993年齐怀远部长带队参加达沃斯论坛,他派我参加经济政要的圆桌讨论。我是职位最低但是被提问最多的官员。”

  此次行程中,刘鹤周三(24日)将探讨中国的经济政策。

  上周,中国刚刚公布了去年的经济数据,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比上一年增长6.9%,高于两会提出的6.5%的目标。

  庄太量认为,刘鹤可能会谈到中国最近的经济情况,以及习近平在十九大提出的”新目标”——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把中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等。

  胡星斗则指出,去年美国否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刘鹤此行应会“再次表明中国继续改革开放的决心”。

  除了刘鹤之外,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也将出席会议,讨论”一带一路”的影响。中国企业家马云、刘强东也将参会讨论电子商务、零售行业等领域问题。

  达沃斯论坛方面预计,此次将有70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和38位重要国际组织的负责人参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一段香港浸会大学学生占据语文中心之视频,再次在香港各政治阵营之间引起争端,而这源于一次普通话毕业资格豁免测试的论战,既是新鲜,也似曾相识。

  浸大语文中心公布首次资格豁免考试(也称“豁免试”)结果,只有30%考生合格。学生指控语文中心评分准则不透明,考官以奇怪理由判定考生失分;校方强调考核公正,校长不点名谴责学生会会长等人犯下语言暴力行为,誓言严肃追究。

  他们在争论什么?

  上海时时乐开奖直播上海时时乐开奖

  上海时时乐开奖官网

  浸大风波是怎样发生的?

  浸会大学自10年前开始,要求学生不论整体成绩如何必须修读带学分之普通话课程,并考试合格,方可毕业。另在通识教育课程之要求下,学生亦必须修读指定中文、英文与演说技巧课程并考试合格,否则不得毕业。

  2016年4月,有本土派背景之“浸大山神”社群创办人陈乐行号召举行公投,90%投票学生支持废除普通话毕业门槛。校方经与学生会等多次商讨后决定先增加豁免试机制,2017年11月推出首次测试,并表示将根据测试成绩考虑会否取消普通话毕业门槛。

  首试有约350人应考。2018年1月10日公布结果,只有30%合格。按照浸大语文中心之豁免试章程,不合格考生除非取得其余认可豁免资格,否则必须修读中心之普通话课程,并于学期末考试合格。

  但浸大学生会与“浸大山神”社群均表示接获不合格同学反映,考官是以”语气不符合角色设定”等原因为由判定考生不合格。

  学生会会长刘子颀对BBC中文记者说:“当我们发现(考试结果)出来以后的及格率之后,我们去问一些同学:‘你为什么会不及格呢?’他们就说:‘我问了考官,考官给我的评语是,我讲普通话是非常流畅的,但因为我的角色设定不太符合情境,所以我就不及格。’”

  以上争议源于考卷丙部“说话题”。考官给出七道题目题目,考生每道题目作1至2分钟回答。浸大传讯公关处答复BBC中文记者查询时表示,考生取得考卷后,有30分钟时间准备。

  至于报考豁免试之外的豁免条件,据浸大向BBC中文记者提供之资料,包括:

  母语非中文或只略懂中文(另涉及豁免或强制修读大学中文课堂条款)

  曾参加中国大陆高考,或台湾多元入学方案中文科考试

  在香港中学会考(旧英式学制高中考试)普通话科取得C级或以上成绩

  香港考试及评核局“普通话水平测试”及格

  在中国“普通话水平测试”取得三级甲等或以上成绩

  其他相等程度(按个别情况处理)

  各方反应如何?

  学生认为语文中心评分准则毫不透明,一些不合格考生组成“因普通话毕唔到业苦主大联盟”(因普通话门槛无法毕业苦主大联盟),寻求与校方交涉。期间学生会联合多个院系会以全粤语发表公开信,批评校方原本“保证豁免试内容只会要求同学有基本的普通话对答能力”,但却出现有考生因为“语气不符合角色设定”的结果。

  

  1月17日,“因普盟”、学生会与“浸大山神”成员到语文中心采取“占领”行动,副校长(教与学)周伟立等到场调停,并承诺于23日出席学生会召开之群众大会,参与对话,语文中心也在连番要求后出示评分准则文件。结果一众学生“占领”语文中心八小时后散去。

  浸大语文中心主任李赢西否认有考生单纯因为“语气不符”而不及格,周伟立回应豁免试开考准备仓促的批评,强调功夫“做足”。一些学生质疑语文中心豁免试比中国“普通话水平测试”还要艰深,周伟立称将继续了解。

  香港高校普通话教学争议历史

  香港高校界牵扯普通话之争议,过去数年可谓接踵而生。

  2016年11月,科技大学粤语关注团体也同时发起公投,要求校方结束“中文传意”核心课程只以普通话授课之政策,获96%选民支持。科大校方目前已开设粤语授课之“中文传意”课程,但坚持学生必须在期末考试中参加普通话口试。2017至2018学年起,中文传意学分转移(豁免上课)机制施行。

  在同一时间,教育学院(今教育大学)推出离校英语和普通话水平政策,要求毕业生报考中国“普通话水平测试”,虽然成绩无论是否达标都不会影响毕业,但成绩将被印在成绩单上。此举引起教院学生会不满,但校方强调学生入学前已知悉有关规定。

  2013年10月,香港《苹果日报》报道,城市大学一硕士课程之“中国文化要义”科目原本订明以粤语授课,但有中国大陆学生报读后要求讲师改以普通话授课,引发本地生与陆生骂战。不过亲北京报章其后称并无其事,两批学生相处融洽。

  浸大传讯处同日再次答复BBC中文记者查询时说:“语文中心在设计普通话豁免试时,曾咨询校外顾问和专业人士。而模拟测试和今次豁免试的成绩,亦曾抽样送交校外专家评审,认为合乎标准。”

  但大会席上有同学牵扯出利益问题,质疑语文中心教职员担任豁免试考官是“利益冲突”,理由是一旦豁免试及格率高,即意味着浸大学生对带学分普通话课程需求下降,因而影响讲师生计。周伟立对此予以否认。

  “占领语文中心”期间,学生会长刘子颀被指骂脏话,引发泛建制派尤其是亲警察“蓝丝带”阵营网络媒体之严厉批评,接连发文要求校方严肃处理,呼吁香港雇主“永不录用”抗议学生,并要求将曾批评普通话毕业门槛的浸大宗教与哲学系知名讲师“斋sir”陈士齐博士革职。

  

  学生大陆实习受影响?

  在“占领语文中心”行动后一天,本身修读中医学学士课程的“浸大山神”创办人陈乐行启程到广州广东省中医院实习一年,要求撤销其实习资格之声音迅速从香港“蓝丝带”阵营社交媒体传播至大陆左派社媒。

  大陆网站观察者网23日称,广东省中医院医务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已接到多通投诉电话,院方正核实情况。至当晚,香港《苹果日报》称浸大教员得悉有人威胁对陈乐行动武,已派教员到广州陪同陈返回香港。

  陈乐行对《苹果》称注意到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网站上之警告言论。网民在有关其赴广州实习之报道中留言:

  “这样港独分子见一次打一次。请广州朋友照顾他一下!”

  “不判死刑就丢海里喂鱼。”

  “强烈要求广州媒体最大力度曝光他,全体人民认住他,他不说普通话,商家不给他衣服,饭堂不给他做饭,宿舍不给他床位,最后想回去香港?不给他车票。”

  “我们的国安在干嘛吃的?”

  稍早前,浸大校长钱大康向全体师生校友发送电邮称:“校方会按照既定程序,严肃跟进任何学生的粗劣行为,亦会加强在教与学的工作,培养学生成为有道德和肯承担的公民。”

  政界方面,建制派立法会议员普遍谴责浸大示威学生,来自泛民主派的教育界议员叶建源呼吁校方与学生平心静气讨论之余,也批评抗议学生粗鲁无礼,不可接受。激进民主派政团热血公民议员郑松泰则致函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要求调查浸大普通话毕业门槛是否触犯《种族歧视条例》。

  能讲普通话才是浸大毕业生?

  浸大学生会会长刘子颀对BBC中文记者说,学生们决定到语文中心讨说法,是他们认为校方出尔反尔,原本在教务议会(大学内部决策立法机关)制定豁免试的时候谈妥只为测试沟通技巧,但结果考试设定不符。

  “我绝对同意,要是一群学生因为考试太难而去威胁老师,那绝对不合理。”

  但刘子颀对于争议背后的语文认同问题直认不讳。

  他说,校方一直强调普通话是“世界第二通用语言”,因此学生该学习普通话。“那我们就奇怪,要这是世界第二大通用语言,那为什么只有本地学生得学?”

  “我们不明白,要是纯粹希望我们多学门语言,跟不同国家的人沟通,那我们不是已经懂英语了吗?用英语已经可以跟其他国家的人沟通。在我们自己地方,我们当然用回我们自己的语言,用粤语啊!”

  “我们一直强调的是取消毕业要求,要是有同学想去学普通话,他们当然可以去学,仍然有普通话的课程可以修……我们所有的浸大同学是否必须懂得讲普通话,才值得被称呼为浸大毕业生?”

  “占领语文中心”爆发多日后,浸大宗哲系教授罗秉祥也撰文要求校方取消普通话毕业门槛。

  罗教授在Facebook上写道:“普通话与共产党没有必然关系;没有共产党之前,中华民国已经有国语……他们(学生)讨厌普通话的态度,我不认同,但呼吁大家给他们充分空间去反思。”

  “我相信不少同学上次豁免试不及格,不是他们学习态度差劣,不是他们不思长进、懒惰,而是根本对这个考核没有学习动机……豁免试不及格,大批同学带着怨愤被逼去上普通话课,我难以想像这门课如何能顺利进行,对老师及学生都是折磨。”

  罗教授同时批评“占领语文中心”是“校园欺凌事件”,要求学生道歉。学生会会长刘子颀对BBC中文记者说,他愿意为其“口误”道歉,但绝不会为“占领”道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